支付战争:互联网最大战役的落幕

 POS机行业资讯     |      2020-05-19 22:46

支付战争:互联网最大战役的落幕

支付战争:互联网最大战役的落幕

在马云成为马云之后,能让他在众人前同时显露出恐惧和焦虑两种情绪的事情已不多见。不过2014年初是个例外。

准确的时间是2月3日,大年初四。这不会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最喜欢讲的一个春节故事——作为中国最成功与最知名的企业家,无论是创业初期在除夕夜忍痛打电话炒掉高管,还是在金庸先生澳洲的家里谈诗论剑,如今都自动带上了一丝传奇色彩——但这可能是中国商业史上最重要的、也被最多人记录下来的一个春节故事:这一天,马云决定紧急召回所有正在休假的公司高管。
军令如山。时任CEO陆兆禧和COO张勇紧忙订下了最近的一个航班。和家人远在夏威夷的时任马云特别助理吴泳铭没有订到航班,于是他直接包下了一架飞机。
不安的情绪在层层蔓延。对于尚未回归的下一级管理者,最新的指令是「初六必须到岗」。不少人连夜飞回杭州,萧山机场的夜晚灯火通明。
所有人感受到了马云的不满,原因大家心知肚明:就在这个春节假期,微信凭借一个叫做「红包」的功能,让超过3000万用户绑定了自己的银行卡。
一位当事人回忆说:“你可以理解为,微信只用了一个礼拜就把支付宝经营了十年的成绩做到了。”
“今天我们发现自己头顶上的天也变了,我们脚下的稳健土地也在变化。”就在2014年1月,马云在发给公司的一封全员信里,好像已经预示了这一场支付战争的到来。
1.
硅谷著名的产品大师Paul Buchheit说,最好的产品会让人一旦用上,就再也无法想象没有它们的生活是什么样。这个论断对于微信支付与支付宝来说,实在恰当不过。
如今在中国,每年有1014.31亿笔的支付在移动端发生,总金额347.11万亿元;位于北京的爱马仕商店,每天店员平均会扫十几次二维码,通常一单从5000元到10万元不等;店员Abbey有时使用「亿通行」乘地铁上班,每次只需3元,甚至在其他城市还会有五折优惠;出站后她会看到那个熟悉的乞讨者,胸前挂着一个马赛克般的黑白矩形,提醒别人这里可以付钱;偶尔她会选择滴滴打车,单程27元,“下车也不用输一遍付款密码”。有时她和同事吃饭选择美团外卖,可以 AA 拼单,“每人30几块就可以吃得很饱”。虽然这里只有微信支付的选项,但对普通人来说几乎毫无影响。在各种维度上,这两个蓝色与绿色的不太起眼的软件,帮助支撑着这个已有接近二百年历史的奢侈品帝国的精密运转。
如果纵览时间线,这场支付战争由2013年微信支付的诞生开始,到2016年底格局初定,再到2019年战场上双方火力终于减弱。这场商业战争曾经声势浩大,无论是当年滴滴、快的的网约车之战,还是摩拜、ofo的单车之战,背后都在发生支付战争。
人们总慨叹移动支付对日常生活的渗透与影响,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可能是,「如果支付宝在移动支付领域一家独大,中国的互联网生态会是怎样?」
作为如今电商领域新一代重要创始人,黄峥不认为自己属于「腾讯系」,但他不得不承认,如果支付宝一统江湖,拼多多的杭州友商不会这么容易地就让它崛起;同样的境遇也适用于美团,「腾讯不管是创始人的个性、整个团队的气质,还是业务战略,它是能更好和别人结盟的。」如果这个世界阿里的支付宝一家独大,2017年的王兴可能没有机会说出这句评价。
如今这一切都可以停留在假设里。支付战争七年,支付宝领跑优势被微信支付打破,两分天下的格局里,现在任何一方想要前进一步,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不想再继续打了,再打下去,原本一场没有输家的战役可能会两败俱伤。”一位微信支付的人士告诉小编。
面对市场的饱和、监管的压力和垄断的质疑,这场规模巨大、价格昂贵的支付战争,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结束了。

当然,一场新的战争也悄然开始。

支付战争:互联网最大战役的落幕

2.
一套核心的企业战略能同时赢得两类截然不同的战争么?至少在腾讯的身上,我们可以得出一种答案。
2013年4月入股滴滴的时候,腾讯并没有想过这次投资的战略价值会如此之大。但事实证明,这是腾讯历史上最成功的投资之一。“不但合作伙伴受益,还让自己在最核心的战场上获取份额。”一位滴滴早年的产品总监说。
彼时的微信支付比支付宝更需要这场战役。后者作为支付工具,在用户心智上早已深入人心,而微信还是个“能发红包的即时通讯工具”。从2014年伊始,腾讯率先洒下大量补贴,阿里迅速跟上,滴滴(原名嘀嘀)打车与快的打车的订单量也随之暴涨。据《中国企业家》的报道,当时滴滴的服务器挂机了,用户就会涌向快的,快的很快也因此而挂,用户则再次涌入滴滴,然后滴滴再挂。此时谁的服务器先稳定下来,用户就会沉淀。
“滴滴的订单一度占到整个微信支付总量的88%。”“那时候微信支付的同学每个星期都在我们这儿办公,那几乎是它们(注:微信支付)的生命线。”所以当创始人程维连夜电话马化腾求援,马化腾在腾讯火速调集了一支精锐技术部队,一夜间准备了1000台服务器。
大战过后,仅仅1岁的微信支付以14亿元人民币的补贴为代价,将微信支付的用户数拉升至1亿。而在5个月前,成立4年的手机支付宝刚刚达到这个成绩。
也正是这一轮打车大战之后,腾讯意识到,自己手握的巨大流量、能力与资源可以通过投资生态,将优势进一步地拓展。
一个“反例”是,2014年腾讯对京东的入股,当时微信支付还很弱小,腾讯无法提供生态伙伴更多的基础能力。京东甚至一度把其他支付都断掉,打算自己做支付完成闭环。仅仅过了一年多,腾讯投资美团点评时,微信已经有了线下扫码支付、钱包入口等能力,可以更好地支持生态合作伙伴。
美团如今已经是微信平台上支付笔数最多的公司之一,也是微信支付最大的第三方服务商。微信支付赋能美团,美团则帮助微信支付在线下迅速完成了势力扩张,接入了各类商业业态的末端。
一位腾讯投资部的人士曾告诉小编,腾讯用支付作底层,用九宫格等作管理平台,才能用合作而非主控的方式去叠加多个垂直业务。Facebook后来也尝试做外卖、打车,但都没成功,因为垂直生态叠加到Facebook社交生态上效果并没有那么好。
这种「双赢」的局面,正是当初腾讯最高领导层,在2011年那次著名的大反思中期待发生的。彼时新浪微博异军突起、人人网隐隐有中国版Facebook的架势,而腾讯刚打完3Q大战,在业内的共识还是「抄袭与山寨专家」。在这次反思之后,腾讯决定“通过资本形成结盟关系……只求共生,不求拥有。”并且“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
这些年市场上逐渐兴起了一种批评腾讯的声音。人们开始质疑腾讯过去十年来的「流量+资本」打法,虽然让公司联合了诸多盟友、培养了行业生态,但可能让团队失去了自主创新的勇气和能力,以及结硬寨打呆仗的能力——在信息流和短视频领域,大败于字节跳动旗下的今日头条与抖音TikTok,就是最佳的佐证。
然而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对滴滴美团的成功投资,让腾讯在支付这个互联网最重要的基础设施里赢了漂亮的一仗。根据易观数据,2013年支付宝的市场份额一度接近80%,但微信支付出现后,2017年支付宝的市场份额逐渐下降到了54%左右,阿里一个曾被认为绝对牢靠的地盘已被撬动。当然这已是一个日益庞大的新蛋糕,支付宝的实际交易量和交易金额,亦在那几年获得飞速增长。

对于一家创立二十年之久、市值千亿美元级别的公司来说,企业的战略与信仰,很多时候并不是胜利的原因,而是胜利的结果。


返回首页

您的转发对我们很重要

 


【免责声明】本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POS机品牌网推荐相关POS机行业资讯文章:


POS机网文章上一篇:公安部出击!pos代理速停!电销pos遭绝杀…57个平 POS机网文章下一篇:通易付PLUS电签版注册使用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