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去年全年!今年支付罚单总额2.46亿元,这家公

 支付新闻     |      2020-08-05 21:55

“监管明显越来越严,比如一千家商户中有一家出了问题,都重罚不误。商户有效身份证件即将超过有效期,但因信息更新有延迟,也可能被认定为不合格商户。”谈到今年的支付业监管形势,一家支付机构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严监管仍是支付市场发展的“主旋律”。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日期统计,截至7月31日,央行年内已对支付机构开出24张罚单,总额2.46亿元,超过历史上单年总额。其中5张罚单过千万,涉及机构分别为银盈通、开联通、商银信、瑞银信和新浪支付,商银信被罚没1.16亿元创单张支付罚单最高纪录。上述支付机构人士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当前监管罚单有三大特点:细化且大额化、多项违规合并处罚、“单位+个人”双罚制。多位受访人士认为,监管趋严对行业是好事,机构应在客户身份识别、特约商户回访等方面更加严格规范。24张罚单,2.46亿元创纪录新高截至7月31日,央行年内已对支付机构开出24张罚单,总额2.46亿元。当前支付罚单的特点之一是“大额化”。据贝壳财经记者梳理,2020年前7个月,央行已开出5张过千万的罚单,分别是商银信支付服务有限责任公司(1.16亿元)、银盈通支付有限公司(1518.7万元)、开联通支付服务有限公司(1380万元)、深圳瑞银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6124万元)和北京新浪支付科技有限公司(1884万元)。这5张罚单总额就达2.25亿元,超过此前最高的2018年全年罚单总额1.6亿元的纪录。“罚单背后体现的是支付领域强监管常态化的趋势,这种趋势不是近期才有,从2017年后罚单数量和罚单金额已是屡创新高。”北京市网络法学会副秘书长车宁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罚单特点之二是“多项并罚”。如商银信因擅自中止支付业务、变相出借预付卡发行与受理资质等16项违规事由受罚;瑞银信因超出核准业务范围、与身份不明客户进行交易等5项违规事由受罚。在前7个月作出处罚决定的24张罚单中,仅5张违规事由是单一的。如付临门支付因未按规定进行收单银行结算账户管理,3月6日被央行重庆营管部罚款9万元;中付支付因未备案开展银行卡收单业务,5月29日被央行深圳中心支行罚款3万元。第三个特点则是“单位+个人”双罚制。据贝壳财经记者统计,有14家机构的相关责任人与机构同时被罚或警告,除上述5家罚单过千万的机构外,还涉及银盛支付、易宝支付、开店宝支付等机构的相关负责人。违反反洗钱规定、银行卡收单管理办法等是违规“重灾区”两年多前,“挪用备付金”曾是支付机构被罚甚至丢牌的主因之一,不过在2019年初备付金完成100%集中缴存后,这一乱象有所减少。2019年以来,央行打击违规反洗钱的力度明显增大。央行今年初召开的2020年工作会议上明确,要全面提高金融服务与金融管理水平,进一步加强反洗钱协调机制建设,继续强化反洗钱监管力度。根据反洗钱法规定,未按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等都属于违反反洗钱法的行为。从罚单看,银行、保险、证券、支付、期货等金融机构都因此“挨刀”。其中银行收到的罚单最多,罚单金额最大的还是商银信。此外,易宝支付、瑞银信、银盛支付等支付机构接到的罚单中也都有相关违规事由。“这也反映出第三方支付公司在系统建设和反洗钱监控管理能力上偏弱于银行等金融机构,反洗钱技术和能力亟待大幅提升。”有支付机构人士曾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易观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称,支付机构风控体系肯定没有银行完整,但从罚单金额和数量来讲,银行一点都不少。在数字化能力上,支付机构是天生的,不管是人员还是观念都更加先进。银行的体系虽然完整,但转型相对来讲速度不快,因为稳妥也是他们必须追求的目标。“与反洗钱相比,银行卡收单和支付结算领域违规问题更加突出。”车宁表示。在央行今年公示的行政处罚中,易生支付、融宝支付、广州合利宝、北京海科融通等机构都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被罚;敏付科技等公司因“变相为非法交易提供支付结算服务”被罚。

对违规业务“不留情面” 有支付机构遭重罚业务量骤减?罚单的震慑力已有体现。据业内人士透露,一家上半年遭重罚的支付机构业务量骤减。中国支付网创始人刘刚对贝壳财经记者分析称,大额罚单背后体现的是监管严厉,既是对已有违规行为的惩戒,也是对行业其他参与者的警示和震慑。交易额骤减,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严厉的监管检查挤干了“黄赌骗”等违规商户的生存空间,并非是监管不让经营业务,只是对违规业务“不留情面”。王蓬博也表示,监管还是希望能够巩固对行业的治理成效,特别对洗钱和套现这种涉及到灰黑产的通道进行打击。有机构人士反映,一千家商户中一家出问题也会重罚,处罚中也有“误伤”发生,如客户有效身份证件将超过有效期的,但信息更新有延迟,可能会导致监管认定商户不合格。对此,该机构人士称,监管落实的是“谁的用户(商户)谁负责”原则,支付机构应当采取持续的客户身份识别措施,关注客户及其日常经营活动、交易情况,并定期对特约商户进行回访或查访。对客户有效身份证件将超过有效期的,应提前60天通知客户更新。证件已过有效期的,支付机构在为客户办理首笔业务时,应当先要求客户更新有效身份证件。值得一提的是,为加强机构对客户身份识别,央行6月曾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支付受理终端及相关业务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提出了银行卡受理终端序列号与收单机构代码、特约商户编码等“五项信息”唯一绑定要求,并保证该绑定关系在支付全流程的一致性、不可篡改性为原则。王蓬博认为,当前支付行业的突出问题是找不到业务突破口,行业处于巨变的时候,长尾效应会逐渐显现,导致行业洗牌。当没有一个稳定的利润点,就只能在灰色地带试水,所以风控也是支付机构面临的一个难题。从监管的角度可以怎样更精准有力?车宁认为,监管的精准有力需要建立在及时完备的数据共享基础上,需要构建完善相关监管科技基础设施。王蓬博称,“既要管好又不能把行业管死,维护行业的创新能力,我觉得是监管一直需要持续研究的课题。目前还是以抽查为主,未来肯定是提升金融风险技术防控的能力,加强利用大数据等金融科技的监管力度,现在各地方出台的金融监管沙盒试点就是一个例子。”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维妙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李世辉


返回首页

您的转发对我们很重要

 


【免责声明】本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POS机品牌网推荐相关支付新闻文章:


POS机网文章上一篇:付临门颐支付POS机产品优势 POS机网文章下一篇:开店宝拖欠大量代理分润数月,投诉激增